• 回到頂部

    服務熱線
    0999-526 6017

    新疆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XINJIANG YILITE INDUSTRIAL CO., LTD.

    王國偉——情醉天山
    作者:王國偉 發布時間:2019-12-24 13:12來源: 未知
           選擇很偶然,一站起來就忘記土地。這是一位流浪詩人的語言。其中近乎悲愴的情緒,飽含著一個遠離故鄉、又在不斷地尋找家園的生命的自我安慰。
           現代人需要流浪。
           我們一生都在路上。在路上就有了一次次遠行。遠行依托著土地。由于土地的無私和可靠,我們有時會忘卻它。
           可我們實在不該不對土地充滿感恩。聯系我們生命從起點走向終點,又從終點回歸起點的唯一座標是一個個驛站構成的故鄉,故鄉只是土地饋贈的世俗形態。故鄉會流失,會遷徙,故鄉會繁華,故鄉也會敗落。可土地一往如初,保持沉默,并托起著日日升起又落下的太陽,和一個個興起又一個個消失的故鄉。土地的寬廣和厚實,使故鄉變得狹隘和自囿。
           沉默的土地給了我沉默的情懷,我在沉默中走近天山。
           天山,這塊凸起的土地,被白雪和綠草覆蓋。白色的天山充滿力量和悲壯,綠色的天山飽含激情和沖動。我被深深地震撼。可我沒有驚呼,也沒有更多而具體的作為,我只是任憑內心快速的感受。一陣狂喜后歸復的平靜,只有長久地品味,才可能真正走進它。在這樣博大深廣的土地面前,故鄉實在是微不足道。
           天山終于從我腳下滑過。是坐車、坐飛機。無論是腳踏實地從它的脊梁上走過,還是凌空越過它的頭頂,我都滿懷崇敬。不知是大自然的造化,還是上帝的杰作,天山已成為一個終極性審美的存在。無論是裸露著的山磐,還是被草原縫接著的緩坡,一樣的樸實一樣的飄逸。我雖然很喜歡草原,一直向往那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觀,可當我被送進那茫茫的草原深處時,思維卻遁入空白,意識也陷入單純。我只是強烈地意識到,我實實在在地站在了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并且,記住了一個略含憂郁的名字—伊力特。
           我絕對相信,踏上這塊土地,就會與這塊土地建立一種神秘的聯系。因此,忘掉一些該忘掉的內容,記住這個天山腳下的名字就足夠了,無關的內容消失后留下的感動,才是真正的感動。就如這樸實無華的土地,它不事張揚,卻充滿激情,令人忍不住與它親近一回。  
           親近他,使我產生沖動。面對著純粹得近乎透明的山水,沒有沖動,絕對是心靈的殘廢。這里能檢測人的生命張力,能標出人的激情噴發的濃度。它使人沖動而無邪,它使人沉醉而不自溺。這也許就是著名演員朱琳四次進疆的充分理由。
           這兒該有酒和詩。否則,是生活在這兒的人的不幸。自古以來,哪個詩人不戀酒?
           陶淵明、李白、杜甫自不必說,可一向被人視為理智型詩人的白居易,竟然也偶發“身后金星掛北斗,不如生前一杯酒”的遺憾。
           到了曹操“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喝酒頓然悲愴起來。至于現代人與往事干杯,想借酒抹掉過去,不免顯得淺薄而幽默。
           喝酒是一種狀態。喝酒而出詩情是喝酒的升華。當年李白盡興所作“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喝酒更是喝出了境界。酒能助詩,酒竟然能生情。月下獨酌不免令人孤凄,但它所創造的意境和氣氛,依然撥動著天下有情人的心弦。不知李白是否在天山腳下駐足而喝酒助詩,但“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的世間絕句,是李白留給這塊土地的生命信號.
           我不喝酒,因此,我今生不可能成為詩人。在天山腳下,面對熱情的伊力特人,面對取之于天山清泉而釀制的名酒伊力特,我無法不喝。我必須歸于本性,我得證明我依然存在著激動。我終于拿起了多年冷落的酒杯。潔白的液體流進了我的肌體,既是清泉,又是烈焰,推涌著我內心激情的升騰。
           我醉了,不是酒醉,而是心醉。

    回到頂部

    国产免费拍拍视频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