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頂部

    服務熱線
    0999-526 6017

    新疆伊力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XINJIANG YILITE INDUSTRIAL CO., LTD.

    走進肖爾布拉克--劉岸報告文學
    作者:劉岸 發布時間: 發布時間:2019-12-24 13:09來源: 未知
           這地方南臨天山,北接鞏乃斯河。
      據說,當年成吉思汗的蒙古騎兵西征,曾在這里駐足,從此這地方有了一個名字:肖爾布拉克。肖爾布拉克,蒙古語,意思是“堿水泉”。
      豐饒的鞏乃斯草原上有一個“堿水泉”總是件讓人放心不下的事,草原上的人們望著從西天山奔騰而出的鞏乃斯河透迄西去,望著被閃亮的雪水河世代滋養的這方土地,望著時隱時現、泛出白光的鹽堿荒灘,不免有些焦慮,有些不安,甚至有些不甘不服……于是,久而久之,一個關于肖爾布拉克的傳說便在草原上開始流傳:
      相傳很久很久以前,肖爾布拉克的泉水是堿泉,滋養出的牧草不嫩,牛羊不壯,美麗的阿依努爾為此愁得茶飯不思,優傷成疾,英俊的小伙子阿塞拜江眼看自己心愛的姑娘病區纏身,危在旦夕,便跨上駿馬,去找能使苦堿泉變甘泉的神馬奶。他歷經干難萬險,終于感動上蒼,在雪山之巔找到了孕育神馬奶的白駿馬……
      當阿塞拜江返回肖爾布拉克,把神馬的奶汁倒進堿泉后,堿泉立刻成了甘泉。從此,肖爾布拉克的草綠了,花紅了,還終年飄蕩著馬奶的芳香。
      我第一次知道這個傳說是在鞏乃斯河畔。由于那位伊犁朋友的語焉丁詳和講述時漏洞百出,雖然他強調說這傳說是“美麗的”,但我還是只記住了鞏乃斯河的孤寂清冽以及兩岸風光的崎旋。在我看來,這個傳說多少有些淺薄稚嫩,不說平庸,起碼也是缺乏悠然的歷史感。一個沒經過多少歲月風塵洗禮、沒被歷史長河沖刷幾個來回的傳說,能使人過耳不忘嗎?
      然而,時隔兩年,當我在伊力特實業有限公司的一本畫報上再次讀到這個傳說時,它卻在我腦海中開始索繞不止,使我陷入沉思。想到一代名酒從無到有的歷史,想到一代軍墾人拓荒創業、在偏僻的堿灘上創造奇跡的歷史,想到一間小作坊從小到大直至成為中國知名上市公司的歷史……我突然就從這傳說中讀出了歷史的滄桑感。
      的確,肖爾布拉克的傳說是美麗的,它的美麗更多的在于它的現實性,而不是歷史感。它是來自草原的一種歷史描述,一種歲月見證。
      事實上,在我完成對伊力特實業有限公司浮光掠影式的采訪后,我已經開始折服伊力特人的智慧:他們把這個傳說堂而皇之地印到了裝幀精美的《98會刊》上。
      草原上的傳說成了伊力特人的神話版歷史。
      草原上的傳說成了伊力特酒的神話注解。
      打造名酒
      夢想成真
      英俊的阿塞拜江和美麗的阿依努爾,穿過戈壁荒灘,翻過雪山峻嶺,沿著鞏乃斯河順流而下,來到肖爾布拉克時,阿依努爾精疲力盡,再也走不動了。他倆只好在堿泉水邊住下來了……
      阿依努爾完全病倒了。黑亮的眼睛失去了光澤,甜美的嗓音沙啞了,躺在氈房里,像一株被大風吹倒的小樹。阿塞拜江晝夜守護著重病的阿依努爾,心急如焚,心如刀絞。一天夜里,阿塞拜江夢見天山深處有一匹白駿馬弓頸長嘯,分明在對他說:我的奶汁,能使苦水泉變成甘泉。   阿塞拜江踏上了尋找神馬奶的漫漫長途。
      ——《肖爾布拉克傳說》
      走進肖爾布拉克,你就走進了酒鄉。秋天的肖爾布拉克,天空明凈透亮,松柏、冬青等風景樹成排成行,一片綠蔭。空氣中飄逸著濃濃的酒香——是的,肖爾布拉克的空氣里永遠飄逸著濃濃的酒香,它使人不能不想起《傳說》中的描述:“泉水流向四面八方,整個草原飄蕩著馬奶濃郁的芳香。”漫步其中,寬闊的大道,園林化的廠區,造型別致的標志性雕塑,以及假山噴泉等除了讓你賞心悅目外,還具有一種更接近人文精神的文化品質。而高大整齊的車間,銀光閃爍的“酒海(巨型貯酒器)”,人來車往的街道,高朋不斷的賓館,以及身著工裝滿臉自豪的伊力特人,又能使你看到一種朝氣蓬勃的勞動熱情和一個現代化大型企業的風姿風采。   然而有誰想到,這個被詩人舒蟀稱之為“酒香噴染的畫卷”的風水寶地,40多年前曾是一片荒草稀疏的鹽堿灘……
      那時的肖爾布拉克,沒有村莊,沒有農田,只有幾頂稀稀拉拉的蒙古包散布在荒草凄凄的白堿灘上。餓狼和野豬常常在這里東奔西竄;夜色中,寒風里,你能聽到它們長長的曝叫。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參加過南泥灣大生產的359旅77團部分官兵開進肖爾布拉克,開始了他們的墾荒人生,也從此揭開了肖爾布拉克的開發史。
      那時的天氣格外冷,冬大的氣溫通常是零下四十多攝氏度。但官兵們在荒原上搭起帳篷,放下背包,架鍋挖灶,用三四年時間,憑著一把十字鎬,挖凍上,修大渠,開荒種地,揮灑汗水,硬是把昔日荒蕪的肖爾布拉克,變成了新疆有名的米糧川……
      1954年,拓荒者們被定編為生產建設兵團農四師10團(后改為72團場)。翌年冬天,李合金等幾個軍墾戰士,在寒風徹骨的荒原上架起了大鍋,名酒的傳奇由此開始。
      事情的開始正如《傳說》,中所說的那樣,是出自一個夢。但和白駿馬無關,那是一個人類追求生存質量的夢、一個軍墾戰士想為自己創造的業績慶祝一番的夢:
      “好久沒見葷味了。今天有羊頭羊雜碎,都是下酒的好菜肴!可惜沒有酒……”
      “嘻,真是呀,要是有瓶酒,那可就美氣啦!”
      那是一個普通的日子,幾個軍墾戰士吃上了好久不見的羊雜碎,不禁做起了喝上兩口燒酒的美夢。 天寒地凍,能喝兩口那是口福啊。
      “做夢娶媳婦——想得美!你到哪弄酒去?”
      那時,肖爾布拉克連一家商店都沒有,要喝酒得跑一二百公里路到伊寧市才能買到,可是團場里的人,哪有機會到市里去呢?
      “要說喝酒也容易,”李合金不緊不慢他說,“咱們這兒有的是玉米、高粱,這都是做酒的好原料,只要咱們辦起個燒酒作坊,還能沒酒喝?”
      李臺金在老家見過燒酒作坊,把情況一講,大家的心便呼地燒了起來:“咱們跟領導說說,辦它一個作坊!”
      老軍墾們的建議,得到了團場領導的大力支持,場里調集十幾名工人,組建釀酒班,在一間十幾平方 米的簡陋房子里開始試制燒酒。
      釀酒是項技術性很強的工藝,這些過去打仗的老戰士,燒酒不入門,便四處尋找“人才”。誰的家鄉是酒鄉,準在老家看見過燒酒,都是“人才”,都調來。于是,趙德元、李合金、劉劍等人,成了第一批釀酒工人。
      當時的情形在《伊力酒神曲》中有過生動的描繪:他們先到伊寧買來了兩口形狀像個大鐘,有1米多深,可裝20擔水的大鍋,砌了一個土灶架上鍋,又動手做了七個像大水缸一樣的木桶,桶內層用“桑皮紙”婊糊好,再刷上幾層羊血,以保證存酒不走味。
      他們把玉米拿到15公里外的塔爾墩村粉碎,放到挖好的土窖中發酵,發酵后就用簸箕慢慢一層一層地往鍋里撒。那時下料既不過秤,也不加填充料。用水靠一根扁擔兩只桶到大渠里砸冰挑水。燒的是蘆葦,滿屋子煙霧騰騰,嗆得人眼淚鼻涕一起流。晚上,工房里點的是陶瓷老鱉燈,一盞清油一根燈芯。火苗點點,一熬一個通宵。
      他們在鍋蓋上鉆了個小洞,把一根細長的小管插進去,管子的下端浸在涼水里,蒸氣從管子里出來,通過冷卻便流出燒酒來了……
      出第一鍋酒是在一個寒風呼嘯、雪花飛舞的日 子:1955年11月20日情晨6點。簡陋的蒸鍋上,嘩嘩地流出了香味四溢的酒液。
      美夢成真。工人們歡呼著,雀躍著,歡樂地禁不住大聲呼喊:“酒燒出來了,咱成功了!”
      隨后便興高采烈地跑進宿舍,拿來吃飯的瓷碗,大碗大碗地斟滿酒,高高舉起,先向為開發肖爾布拉克這塊沃土而獻身的烈士們灑了第一碗酒,表達了他們釀造美酒的決心后,便互相碰杯,開懷暢飲……
      二
      據說,釀出第一鍋酒那天早晨,燒酒工們個個喝得東倒西歪,爛醉如泥。
      次日酒醒之后,他們才如從夢中醒來,相互看著,恍然大悟:這酒味道苦,辣嗓子,還打頭,人喝多了覺得天旋地轉。
      粗糙的工藝,簡陋的設備,落后的技術,使工人們對自己生產出的酒既熱愛又惋惜。
      酒雖然定名為“伊犁白干”,但許多人還是戲稱為“撂倒大曲”。
      “啥他媽的撂倒大曲,咱這酒怎么能是這名聲,咱是要出大曲。但不是撂倒大曲!燒酒工人們紛紛嚷著,下定了決心。
      也許就是從這時候起,質量意識深深地扎根在了伊力特人的靈魂里,骨髓中。
      一個決心便是一條路,一個決心就是一種人生。
      他們從外地酒廠請來師傅悉心學習,認真鉆研。工藝也由粗到精,設備由差到好,廠房由小到大。到了60年代初,釀酒車間擴大成了酒廠,年產112噸,正式申請注冊為“伊犁”牌,產品定名“伊犁大曲”,開始裝瓶外銷。這時的酒不但摘掉了“撂倒”的帽子,戴 上了“大曲”的桂冠,而且開始“走向世界”:50年代未,越南民主主義共和國主席胡志明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訪問,乒團司令員陶峙岳將軍拿出不少知名度頗高的酒招待。   胡志明主席說:“中國名酒我都喝過,新疆有什么酒?”
      陶峙岳將軍便拿出“伊犁大曲”,胡主席喝后大加贊賞,問:“酒是哪里燒的?”
      陶峙岳將軍說:“這是我們兵團人自己燒的酒!產這酒的地方叫肖爾布拉克。”
      胡志明主席幽默他說:“沒想到‘夾皮溝’(意思是說偏僻的地方)竟有這樣的好酒。中國有八大名酒,你們的‘威虎山’也有老九(酒)啊!”他爽朗的笑聲,立刻感染了周圍的人。
      送別時,陶司令員將一瓶伊犁大曲作為禮品送給胡志明主席,胡主席視為珍貴禮物,愉快接受。
      從此,伊犁大曲、伊力特成了新疆招待國家元首、政府總理、國內外貴賓的佳釀,備受稱贊。
      但伊力特人井未固步自封,他們依然一步一個腳印地打造名酒。
      1963年,初出茅廬的“伊犁大曲”在自治區評酒會上,被評為新疆酒類第一名。喜訊傳來的第二年, 廠里即派學習考察組,赴滬州大曲酒廠學習取經,回廠后成立釀酒試驗小組,經過反復研制,生產出了晶瑩透明、窖香濃郁的“伊犁特曲”……
      之后,十年浩劫,伊力特也沉寂了十年。改革開放后,伊力特人再顯英雄本色:自1979年起,伊力牌系列酒連續榮獲國際國內大獎切多次,4次被自治區、農牧漁業部評為新疆地方名酒和優質產品;伊力大曲被評為中國優質白酒精品。伊力特曲、伊力老窖彼授予中國名牌產品……與此同時,當年的酒作坊也變成一個下轄8個部、4個分廠以及技術中心、熱電廠、紙箱廠、經銷公司等近20個單位的綜合經營型國家大型企業,并且連續數年被評為全國白酒生產企業百強,率先跨入了全國500家最佳效益企業。
      伊力特成了“神馬奶”。
      三
      有個故事,在肖爾布拉克是“經典”。
      1986年,酒廠收到了新疆澤普一位顧客來信,反映他買的一瓶伊力大曲中含有雜質。廠里立即派人專程趕赴2000公里外的澤普,向這位顧客賠禮道歉,同時以一箱優質伊犁特曲換回了這瓶酒。
      隨后,全廠上下一起動手,查出是一分廠包裝車間不慎將雜物裝入瓶中。總廠立即做出決定:包裝車間從主任到40多位工人,每人罰款4D元,同時,將這瓶含雜質的伊力大曲,鄭重其事地擺在了總廠展覽室內,以警示全體干部職工,吸取這一瓶酒的教訓。
      伊力特人像珍藏記載榮譽的金牌、獎杯一樣,永遠珍藏他們的教訓。當我初次和主管生產的周榮祖副總經理相見時,他首先就給我講了這個故事。
      曾在農學院釀造專業深造過的周榮祖,有著甘肅人特有的那種精干的外表和通紅的臉膛,他12歲跟隨父母來到肖爾布拉克,18歲進廠工作,先當燒酒工人,后當技術員,從燒酒制曲到勾酒包裝,干遍了酒廠所有的工種。切身的實踐和專業的理論使他談起酒來總是言筒意賅:
      “我們公司能發展到今天,根本原因就是我們始終把質量當做生命線,而這瓶酒暴露出的正是質量管理上的問題,所以我們要把它擺在那里,警鐘長鳴!”周榮祖說到這兒,還做了個敲鐘的動作:
      “40多年來,我們就是靠兩條來保障產品質量的:一是嚴格的質量管理,二是先進的科技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后來我返上總工武化新,他也給我不斷強調這個觀點,只是闡述得更具體、更形象。
      我對肖爾布拉克的建筑,記憶最深的有兩個,一個是小別墅式的教師住宅樓群;另一個便是企業技術中心。這個屹立在公司辦公樓東側的大樓不光比公司大樓更新更高,更重要的是它無論從硬件還是從軟件上講,都是公司的心臟和靈魂。
    大樓里不僅有價值上千萬的立體發酵制曲微機控制系統、HP、5890氣象色譜儀、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汁等高科技設備,還匯集著一支人數眾多的由專家和青年科技人員組成的科研隊伍,這些精英們正是在這里求實創新,先后研制出近年來深受消費者歡迎的43度伊犁特曲,46度伊力老窖,47度伊力大曲及固液結合酒伊力春。
      然而,當我走進中心這天,大樓里的精英們卻正在經歷一場“突然襲擊”:早晨,他們忽然接到通知。所有評酒員、勾酒員及相關技術人員全部到公司會議室接受白酒品評基礎知識考試。令行禁止,大家按時到達會場,才發現總工程師武化新早在那里恭候多時了。一向健談的武總,神情肅穆、簡單明了他講了今天上午理論考試、下午實踐考試后,就開始分發試卷。
      試題如下: 一、我國情香型、米香型、醬香型、鼓香型、鳳香型白酒的風格應怎樣描述?
      二、我國白酒中香味物質按含量與作用可分為哪三大類成分,它們在酒中起的作用各是什么
      三、評酒過程中容易產生哪三種效應?各應如何克服?
      四、簡述食品風味物質一般有哪幾個特點?
      五、濃香型白酒和風香型白酒生產中都使用高粱原料,采用續檀法發酵,泥窖為窖他,為什么產品風格有很大差異?
      我不知道這樣的試題對公司的這些釀酒精英來說,難度如何,我只是對這種事先不打招呼的突然襲擊式的考試方法感到新鮮。
      武總從考場出來,采訪話題自然也就從這場考試開始了。
      今年50多歲,紅光滿面,精神星釬的武總說:“這種考試一年要進行兩三次,大家都習慣了,所以用不著提前通知,那樣做不但影響正常工作,而且也不容易測試出真實水平。致于目的嘛,就是為了優勝劣汰。我們采取的是末尾淘汰制,就是說每次考試的最后一名,按規定,就得下崗或者下車間。”
      這是不是有點殘醋?我欲言又止。武總顯然看出了我的疑惑,開始給我侃侃而談,“管理進步和技術進步是企業進步的兩只輪子(和周榮祖的觀點完全一致),它們轉動,企業才有活力;它們轉得炔,產品質量才提高得快。‘文革’前,我們廠子全靠手推車、扁擔、鐵锨等進行生產,那時大家是靠出大力流大汗、靠管理檢測保證酒的質量,產量當然上下去,質量也不穩定,缺科技這只輪子嘛!而要提高科技含量,對外當然是引進設備、技術、人才;對內呢,那就是要建立競爭機制,優勝劣汰,使科技人員有壓力。有動力,不斷學習新技術新知識,所以說,我們的末尾淘汰制,對于個人來說可能是痛苦的,但對一個企業的進步和發展來說,則是必不可少,必須堅持的……
      事有湊巧,就在這天下午,我和一個在肖爾布拉克頗有影響的人物邂逅相遇了。他就是四川大學教授吳德賢。10年前,他被酒廠請來奉為老師;10年后,故地重游,他依然備受尊敬。年逾花甲的吳教授,談起當年依然頗為動情。
      那是1990年,一個偶然的機會,酒廠從一位采購員嘴里聽說了四川大學的吳德賢和陳益劊兩位教授發明了色譜勾兌調味技術,如聞至寶,當即派李方孝、周榮祖兩位副經理帶隊,一行四人,前往四川大學學習考察。而當時的吳、陳兩位教授卻正在困境之中:他們和全國許多知名大廠已進行了多次聯系,均被告之:投資過大,難于決策。他們怎么也沒想到,就在這時,從遙遠的肖爾布拉克來了一幫企業家。
      雙方見面,一拍即合。伊力酒廠不但要買專利,而且要請專家……
      從此,兩位教授便長年往來于成都和肖爾布拉克之間,指導酒廠的科研人員,通過色譜分析區分各 類酒,根據氣相色譜儀提供的數據,對全廠出庫酒統一勾兌。
      據悉,當時的酒廠為買這項專利和與之相關的串蒸白酒新技術,就耗資上百萬元,之后的數年里,公司又斥巨資建成了西北地區最大的微機控制大曲發酵基地,購置了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計等高科技設備,同時,公司還從海內外學子中招募人才,從高等學校聘請專家和釀酒名師來廠講學、進行技術攻關、對職工和科技人員進行培訓。至今,此項投資已逾千萬元。
      那么,飛馳的科技之輪帶給公司的是什么呢,武總講了一大堆,我只記住了一句話:如今的伊力大曲,其理化指標和口感,都已超過了當年伊力特曲的標準。
      東出陽關
      逐鹿中原
      阿塞拜江翻過了99座雪山,膛過了99條冰河, 經歷了99場暴風雪,戰勝了99只兇猛的哈熊,打敗了99條威武的雪豹,擊退了99只兇惡的山鷹,終于在一座高聳人云的雪山之巔找到了那匹神奇的白駿馬。
      阿塞拜江右手撫胸,虔減地走上前去,輕輕地摸了摸白駿馬的長鬃,取下肩上的皮翼,蹲下揪住馬奶,輕輕一擠,潔白芳香的奶汁便如噴泉般注入了皮囊……
      ——《肖爾布拉克傳說》
      走進肖爾布拉克,我看到了一本名為《競爭力源自文化力》的理論著作,該書深刻地闡述知識經濟、品牌戰略、整合營銷、企業文化以及WTO等,可謂旁征博引、引經據典,頗有建樹。
      該書作者簡介如下:侯朝震,1939年8月出生,河南涅池人,現任新疆伊力特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作者從事企業工作近30年,長期主持伊力特公司形象推廣和品牌營銷戰略……帶著這本書,我拜訪了人稱“侯老板”的侯朝震。侯朝震是儒商,卻有一個高大的身軀和裝滿智慧的“將軍肚”。他曾先后在全國各類報刊發表理論文章幾十篇,是伊力特文化和名牌戰略的主要策劃者和推動者,在他的策劃和指揮下,“伊力”酒在1996、1997年銷售、利稅連創歷史新高的基礎上。1998年又實現翻番,全年銷售白酒1.6萬噸,實現銷售收入達4億元……
      “進入90年代,我們公司跨入了現代化企業之列,現代化企業要有自己的名牌產品,要有自己的營銷戰略,說實話,對這一點當初我們還不是大明確 ……”
      見面落座,侯朝震開門見山就給我說起了當年。
      90年代第一春,“伊力特”市場火爆,供不應求。皇帝的女兒不愁嫁,還要不要開拓新的市場?一番爭論研討后,經理層做出了肯定的回答。隨后范繼祖副經理便飛赴蘭州,搶占新疆通往骨地市場的橋頭堡。
      這是觀念更新的開始,也是“伊力”牌白酒走向全國的開始。
      橋頭堡的商戰井非一航而就。伊力特在蘭州“小荷才露尖尖角”之時,由于公司決策者的勇氣和膽識,也由于蔣天德長久的銷酒經驗和智慧,當年“英雄本色”就通過銷售員的餐桌走向市場,走進了千家萬戶,但隨后侯朝震就發現:蘭州酒市場頗為奇特: 蘭州人愛喝酒,各地的名酒幾乎都在這個舞臺上亮過相,可是蘭州人挑剔,既不“喜新厭舊”,也非“從一而終”。“蘭州人是一年喝倒一個白酒牌子”。剛剛躍出天山的伊力特是否也會重蹈前轍?對前景的憂慮使得公司的決策層不約而同地開始關注研究企業文化和市場營銷戰略。
      和阿塞拜江一樣,他們在思想上也“翻過了99座雪山,膛過了99條冰河,經歷了99場暴風雪”,終于明白了“現代的市場競爭就是‘牌子競爭’。名牌就是市場,就是效益,就是后勁”。
      名牌戰略由此確定。
      名牌是高品質的代名詞,是技術、質量、服務和信譽的綜合體現。為使“伊力”牌在激烈的競爭中成為中國名牌、他們開始導入CI戰略,創造性地提出“有計劃的市場推廣………
      艱難困苦,玉汝不成。數年下來,名牌戰略成效顯著。“伊力”品牌開始在金城落地生根,茁壯成長,銷售量從當年的50噸,逐年攀丹到年銷量500噸,成了一個“不倒之謎”。
      “伊力”酒經久不衰,給代理商帶來了巨大利潤。飲酒思源,蘭州副食品采購供應站給伊力特公司贈送廠一輛“奧迪”,以示感謝。
      一輛“奧迪”對公司來說算不了什么,但它意味著攻占橋頭堡的徹底勝利,也意味著一個具有全新理念和素質的企業家班于已經完成了走向現代新經濟的蛻變過程。
      新的觀念帶來新的勇氣和信心。就在這時,公司總經理徐勇輝和侯朝震站在黃河邊上,明確了他們下一步的行動綱領:以蘭州為橋頭堡,跨過黃河,東進西安,逐鹿中原。
       二
      陜西是中國的文化大省,西安是中國的文化古都。旱在進軍西安之前,公司的經理層根據名牌戰略的需要,即己1始挖掘伊力特的文化內涵,立志把伊力特做成文化酒。他們連續數年與《解放軍報》、《兵團日報》等媒體合作,舉辦“伊力特杯”征文,出版理論專著、伊利特文化透視、文學專集《情系伊力特》等。使伊力特作為文化名酒,深入人心。
      1995年金秋10月,總經理徐勇輝和副總經理侯朝震率一幫精兵強將,抵達咸陽機場。隨即規模盛大的“95新疆伊力特曲西安新聞發布會”在西安皇城賓館拉開了帷幕。
      會前,籌備會議的侯朝震即與承辦單位陜西周原文化研究會、西安辦事處經銷部三方磋商,就會議主題達成了共識:要開得隆重,有特色,注重文化品味。侯朝震特意強調:“西安是歷史文化名城,一定要請出當地的文化名人,借助文化唱好戲。”
      于是,這次發布會,除了省、市個別領導和新聞媒體,主體上成了文藝、書畫精英的大聚會。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吳三大,西安美術學院院長劉文西,畫家李新安、宋國請;省政協常委、著名歌唱家負恩鳳,省廣拈電視民族于團團長、作曲家孫韶等紛紛到會。
      名人名酒的相聚使文化古都西安平添了一抹濃郁的酒文化的色彩。
      文化唱戲酒為媒,許多媒體以《伊力特”火爆西安城》等為標題對會議做了詳細描繪:“新聞發布會開始,人們潮水般涌進來,四星級的皇城賓館,熱浪涌動。室外張燈結彩,長40米的等幅被彩色氣球直迭云霄,200盞洋溢著喜慶氣氛的廣告燈籠和1000面POP掛旗將皇城賓館的廣場編織成了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   “二樓宴會廳里充滿歡聲笑語。人如嘲水,掌聲雷動。鎂燈閃閃,笑臉盈盈。著名書法家吳三大、畫家劉文西等多位書畫家現場獻藝,為大會添彩,著名歌唱家負恩鳳、作曲家孫韶聯抉合作,特意為發布會創作了歌曲《伊力酒香飄萬里》……
      這次會議后,皇城賓館特意在門前留下了“伊犁 特”模型瓶。這座引得許多人攝影留念的巨瓶,是周原文化研究會免費為伊力特公司趕制的,它不僅代表著公司的企業形象,還象征著一代名酒在文化名城將做視群雄,巍然屹立。——事實上,會議之后,以西安為中心,東起渲關,西至主雞,北自延安,南及安康,“伊力”酒縱橫交錯的銷售網便覆蓋了陜西。一時間,“喝伊力特,吃大盤雞”的風氣風靡三秦大地。
      三
      按照“沿隴海線建立黃金銷售帶,向兩翼擴張”的戰略方針,1996年春天,徐勇輝、侯朝震分別來到了中原重鎮——鄭州。他們走街串巷,考察市場;站在巨大的方斗形鼎下,遙想當年的商貿繁華己在黃河的古歌聲中隨風而去,不禁心潮澎湃;目睹今日,商城舊貌換新顏,商賈云集,各出高招,亦是感慨萬干。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兵家必爭之地,亦是商家必爭之地,稍具慧眼的廠商都在這里謀本著一席之地。沒有硝煙的商戰,打得如火如茶,亂云飛渡。
      此地心爭!群雄逐鹿,滄海橫流,方顯出我“伊力特”的英雄本色!這是徐勇輝的決心。
      “鄭州城里商家云集,難有立錐之地。應該‘外圍輻射,步步蠶食!’”這是侯朝震的謀略。
      兩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盯上了鄭州邊上的新鄉市。早在考察期間,他們就聞聽河南新鄉市外貿包裝公司“不務正業”,做酒的生意一枝獨秀,聞名遐爾。
      滿腹韜略的侯朝震馬不停蹄來到新鄉,和該公司經理程學民如期相見。
      程學民胸有成竹地表態:愿做“伊力”酒在河南的總經銷,當年銷售500噸,翌年銷售1000噸。
      侯朝震欣慰地望著這位儀表堂堂的年輕人,贊嘆之余,不禁有些擔心:甘肅、陜西開拓市場三四年了,至今年銷量也不過500噸,河南一口就要鯨吞500噸,而且來年要翻番,這個程學民有何神通?
      程經理但然放言:“我只怕貨供不上,到時候有后顧之憂。”
      “好吧,總經銷就是你。我絕對及時供貨,不讓你有后顧之憂!”侯朝震當即拍板定案,簽字畫押。
      “人才難得。”毛澤東給鄧小平的評語早就揭示出了人才的重要性。
      侯朝震慧眼識駿馬,相中了程學民,程學民果然不負厚望,在中原商戰中銳意搏殺,高招迭出:
      鄭州電視臺舉辦晚會,請來董文華等一批大腕,程學民立即打入,辦成了“‘伊力特’春節聯歡晚會”,同時打出字幕,向在新疆工作回豫的親人們致敬。赫然醒目的一句話通過屏幕和精彩的節目,使千家萬戶驟然感受到了“伊力特”的一份親情。
      河南省的“八運會”在新鄉召開,其中三個運動場的廣告,被新鄉外貿包裝公司買斷,“伊力特”再一次通過體育競技,在中原大地家喻戶曉。
      與此同時,程學民還組織一批離退休的老公安、老政法,進行短期培訓后,走街串巷,進商場,出酒館,明察暗訪,為伊力特打假。打假成績如何,姑且不說,“伊力”酒的盛名卻由此遠揚四方,以至出現工農商學爭銷伊力特的局面,甚至連發廊的小姐們也不甘寂寞,在門口擺上幾箱伊力特批發零售。
      “伊力”酒入主中原,有了半壁河山,程學民沒有食言。侯朝震也不含糊,既許諾不讓代理商有后顧之憂,便全力以赴,肝膽相照。
      翌年春節,程學民發來傳真:新鄉春節缺貨,發酒50噸。侯朝震屈指一算:“春運”期間,車皮緊張,加之果子溝大雪紛飛,交通困難,最快也要15天才能到達河南新鄉,而15天后己是大年初一,年前貨豈不成了年后貨?
      他找到徐勇輝,兩人一商議,當即生定:用公司的東風拖掛車,組成車隊,晝夜兼程,趕赴新鄉送酒。
      車隊的小伙子們,深知肩負重任,接受任務后,連夜出發。行至果子溝,大雪阻隔,“雪擁藍關馬不前”,他們硬是在駕駛室里凍了一宿,也沒一個遲下山來。
      7天后,他們按期把酒送到了新鄉人民的手中。可就在他們返回途中,神州大地上響起了迎新年的爆竹聲……
      他們在荒涼的河西走廊上過了一個荒涼的除夕夜。多年后,侯朝震提起此事,還頗為動情。
      掛牌上市
      再著華章
      阿塞拜江歷經千辛萬苦,捧著神馬奶回到了肖爾布拉克。他把神馬奶倒進泉眼后,雙手掬一捧泉水嘗了一嘗,香甜透心,他驚喜地呼喊著,奔進氈房,撲到奄奄一息的阿依努爾身邊。阿依努爾喝了幾口泉水后,霍地蘇醒過來,枯黃的臉蛋漸漸變得紅潤,失神的眼睛慢饅變得明亮,不一會兒便依偎著阿塞拜江站了起來……
      他倆手挽手來到泉邊,只見泉水翻騰著歡樂的浪花,流向四面八方,草原蕩漾著馬奶的芳香,草綠了,花開了,蝴蝶和蜜蜂翩翩起舞,云雀和百靈婉轉啼鳴。
      ——《肖爾布拉克傳說》
      走進肖爾布拉克,你就不可避免地要聽到人們談論伊力特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徐勇輝,徐勇輝,現年48歲,乳名毛毛,人稱毛老板。他是酒廠的同齡人,在肖爾布拉克土生土長,父親是老八路。
      這是一個面容剛毅,精力旺盛,百折不撓,富有個性的人。
      他以待人真誠、關心體貼干部職工而深得人心。
      1991年,為了解決肖爾布拉克地區工業用電和民用電短缺的問題,他全面負責建立公司自己的電廠。那時他不但自己吃住在工地上,而且春節期間,還讓家人包好餃子,來到工地,全家人和工人們一塊兒在工地上過新年……
      但在工作和生產上,他又以要求嚴格、六親不認著稱。
      他任總廠廠長時,有一天,發現車間里已經裝箱的白酒中,個別骯內有微小的懸浮物,經檢查,酒的理化指標完全合格,懸浮物是瓶蓋不潔所致。不少工人認為把這幾瓶酒換掉就行,徐勇輝卻當機立斷,指令這成百箱灌裝好的白酒全部返工。
      “既然酒的理化指標完全合格,降價處理不就行了嘛!”許多職工心疼大批陳酒嘩嘩地往地上倒,一時間鬧得議論紛紛。
      面對一片惋惜的,責怪的,甚至反對的議論聲,徐勇輝既痛心又堅定:
      “一定要倒!對急功近利的小生產觀念的遷就。就是對企業滑向毀滅道路的容忍。倒,一瓶也不能留!”
      事后很久,人們才慢慢品味出了徐勇輝的良苦用心:他就是要讓全廠上上下下心疼一回,震動一回,牢牢記住在質量問題上任何時候都不能湊合。
      他說:這叫往傷口上撒鹽,不疼消不了毒。
      “毛老板”的故事多多,全部和公司有關。但他自己卻常說:“我給公司沒做什么,能算是貢獻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讓公司上市了。”   的確,“伊力特”的上市,徐勇輝可謂嘔心瀝血,終身難忘。
      二
      90年代未,“伊力特”依靠大名牌、大文化的營銷戰略入主中原后,即開始跨過長江,開拓江南市場。江南秀美,伊力特依靠他的中度、低度酒,遍地開花,名聲大振。在紹興,黃酒“古越龍山”和白酒“伊力特”在酒桌上成雙成對,形影不離,像一對伉儷,成了 各大酒店指定用酒;在浙江湖州,伊力特被譽為“塞外茅臺”,獨領風騷……
      此時,“伊力”系列酒也已遠銷晉、冀、魯、豫、蘇、浙、皖等20多個省市和東南亞、獨聯體等國家,真正成了中國名牌。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正像一句廣告詞上說的那樣,公司的決策層沒在成績面前沾沾自喜,止步不前。1997年底,正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冬季,徐勇輝、侯朝震等人飛赴北京,開始了公司上市的最后攻堅戰。作為現代企業家,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伊力特掛牌上市對公司意味著什么。  
      其實,早在徐勇輝走馬上任總經理伊始,他即按照兵團黨委的精神,開始為伊力特的上市而奔忙。那是個不為人知的、艱苦的探索之路,其中的甘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也只有他自己吞咽。
    功夫丁負有心人。1997年初,他找到農四師體改委副主任侯字洲,通過他的同學關系,和南方證券取得聯系,使南方證券成了伊力特上市的主承銷商。與此同時,他東奔西跑,南牽北聯,迅速聯系上了7 家發起人單位。
      之后,整個春天,他和他的同事們陷入了夜以繼日的緊張忙碌……
      4月,伊力特上市籌委會成立。7月,基本框架確定。8月,協調會議召開。他和農四師王政委等人先后10余次赴深圳、上海、北京等中介機構進行考察聯系,確定發行額度。9月,萬事俱備,卻風云突變,7家發起人單位,有4家陸續退出。徐勇輝急得口內起瘡,卻不能不面對現實:一切,從頭再來……
      3個月后,百折不撓的伊力特人再次做完了所有上報材料。12月,徐勇輝、侯字洲等人滿載伊力特人的憧憬和期望,飛赴北京,向中國證監委上報材料,接受審批。
      出師不利。
      出師不利在中國古代往往被記載成風折誓師旗之類,但徐勇輝等人遭遇的卻是:偌大的北京,竟沒有他們的安身之所。
      當一行4人來到北京某賓館時,一段有趣的插曲開始了。
      侯字洲遞上4人的身份證,要求住宿。總臺服務員笑盈盈地退還了他們的證件:
      “對不起,我們不接待新疆客人,”
      “為什么?”   
      “我們不是涉外賓館。”   
      “什么?新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你一句話,就把新疆從偉大祖國的懷抱分裂出去啦川?!”
      伶牙俐齒的小侯一番理論,使得賓館經理慌忙出來道歉。
      但道歉是道歉,依然謝絕新疆客人住宿。
      找了幾處賓館,遭遇大致相同,最后,他們終于明白:許多賓館擔心發生在新疆的“xxxx”事件, 會在北京再現。
      無可奈何,徐勇輝只得和在北京的朋友聯系,住進了釣魚臺國賓館(大約就是這時候,高昂的住宿費深深地刺激了這位可調動數億元資金的總經理)。
      次日,當一行人來到順成飯店,向中國證監委上報材料時,卻被告知:年底了,不收材料。
      出師不利。兩年后,當侯宇洲給我描述當時的情形時,我依然能從他的眼神里看出當年一行人的沮喪神情。
      但徐勇輝不是個輕易服輸的人,他迅速展開“外交攻勢”,最終使證監委破例接收了上報材料。
      自此,徐勇輝開始頻繁往來穿梭于肖爾布拉克和北京之間。據統計,到伊力特上市為止,徐總在肖爾布拉克和北京往來奔跑竟達20余次。
      三
      1998年3月,徐勇輝獲悉:上市材料5月評審。屈指一算,審計報告書6月到期,立即召集公司總會計師趙廣紀等人開會,安排布置加班加點重做審計報告書。
      5月,徐勇輝帶著新的審計報告書趕到北京,使伊力特上市事宜順利通過了專家評審會。隨后他留下小侯和南方證券的同志一道等待辦理評審確認書,兩個月后,侯宇洲發來傳真:時機不好,正趕上國務院機構改革,確認書一時難以批下。   徐勇輝聞訊,立即飛往北京。
      盛夏的北京,芳菲正濃,徐勇輝卻無心欣賞。長期的奔波,已使他清楚地看到了公司上市之路并不比中東和平進程的談判輕松多少。證監委、財政部、國有資產管理局等等,相互之間微妙復雜的關系以及諸多公司之間的激烈競爭,使他深深感到了肩上擔子的分量和道路的曲折漫長。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他決心改變過去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辦事方式,拿出時間和精力,步步為營,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地跑,一份材料一份材料地辦,直至達到目的。
      于是,一到新疆辦事處,他便找到侯朝震的兒子侯春雨,提出請求:“我這次來,得住一陣子,不把公司上市的事弄出個結果不回去。但我們4個人呢,住賓館的話,我算了一下,一個月就得1萬多塊錢,我心疼哪!”也許是那次住國賓館給他的刺激大深,他說到這時,揮了一下拳頭,“你能不能給我想辦法租間房子,再安個電話,弄幾樣炊具來?”
      “意思是要安營扎寨?”   “就是這個意思。租個房子,我們自己買菜買糧,自己做飯。自們公司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能省就省一點。
      侯春雨雖然不當家,但也知道柴米貴,立即出動,四處打探,兩天后便按徐勇輝的要求,安排妥當了。  
      從此,徐勇輝便帶著侯宇洲以及南方證券的兩位同志住進了位于西三環的一間80平方米的樓房中,時間長達三個多月。
      那是段艱苦而又快樂的日子。侯宇洲后來回憶 說:“毛老板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每天一起床,他就帶著我們跑國務院各部委,辦批文,找關系,他思維敏捷,辦事果斷,是個好老板。回到宿舍,他又像我們的兄長,洗菜做飯,事事操心。我們是自己動手,豐衣 足食哪。”
      據說,并不精于廚藝的徐勇輝,就是在那時練出了兩道拿手好菜,肉炒蓮花白、酸辣土豆絲。侯字洲承認,至今他還對這兩道菜念念不忘。
      日子是快樂的,但大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半個月后,徐勇輝病倒了。
      大家看到長期奔波勞頓、無暇顧及身體的徐勇輝明顯消瘦,頭上時常流下豆大的汗珠,便強行把他送到醫院一查,查出是糖尿病。
      徐勇輝住進了北京中日友好醫院。
      但是幾天后,他又從醫院跑出來,回到了宿舍。
      “和國務院備部門的關系剛剛理順,不趁熱打鐵,公司上市的事還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我這時住院,心里實在不踏賣。”徐勇輝說。
      大家百般勸阻,徐勇輝拒不理睬,依然像以前一樣,四處奔波,陪人吃飯、喝酒,徐勇輝的喝酒習慣是,用大茶杯,干杯后,一口見底。
      大家勸他:“一個有糖尿病的人,大杯喝酒,非常危險。”徐勇輝開玩笑他說:“只有這樣喝才能顯出咱伊力特的英雄本色呀!”
      好在徐勇輝沒因此而再次住院。
      然而,禍不單行,9月中旬,當徐勇輝決定讓侯宇洲回家,自己“堅守”北京時,他接到了妻子病重住院的長途電話。于洲想說服徐勇輝和自己轉換角。
      我說過,不辦出個結果,我不回去!“徐勇輝經過了一番痛苦的思索后,斷然他說。隨后,他給妻弟打長途,讓他一家人照顧妻子,自己又開始為公司上市的事四處奔波了。
      1998年10月,期待己久的確認書和相關材料終于批下來了,國有資產管理局也接受了全部材料。但徐勇輝尚未顧上慶賀,便被告知:審計基準日兩個月后就過期,公司必須將所有評估材料重新再做一遍。
      于是,徐勇輝帶著證監委、王承銷商等大批相關人員回到了肖爾布拉克。
     
      那又是一段夜以繼日的奮戰:總會計師趙廣紀連續一個星期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辦公室每日傳真不斷,最多時連續發傳真達6個多小時;侯宇洲辦公室的座機月話費高達3000多元……
      四
      1999年5月7日,伊力特實業有限公司掛牌上市的所有材料通過評估審核。23日,公司創立大會暨第一次股東大會召開。27日,公司在自治區工商局正式注冊登記,宣告成立。
      7月29日,“伊力特”新股上網發行。次日,搖號抽簽。
      這是個讓肖爾布拉克人歡欣鼓舞的日子,也是個被中國幾千萬股民密切關注的日子,因為當搖號隊的小姐們,從一排旋轉的玻璃球里,搖出一個個中簽號碼時,伴隨這個日子的將是許多人的欣喜若狂……
      但在這個熱鬧的日子里,人們沒有看到徐勇輝的影子。其時,他正在成都參加湘財證券股東大會。投資湘財證券,是伊力特公司資本運營中的大舉措。徐勇輝分不出身來慶祝自己和伊力特的勝利。
      不過,9月16日,伊力特上市交易,涂勇輝趕到了上海國際博覽中心,敲響了伊力特股票上市交易的銅鑼。
      那天的情形徐勇輝應該終身難忘,3600平方米的上海股票交易大廳里鎂光閃爍,人頭攢動。儀式隆重而簡短:8點45分,上海某校紅領中表演歌舞,隨后兵團朱副司令員講話,國家證監委領導祝賀。之后,雙方互贈禮品。8點59分,總監交給侍勇輝一面銅鑼。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和媒體的焦點都聚集到了徐勇輝身上。他接過銅鑼時,手情不自禁地顫抖了幾下,然而他還是有力地提起鑼槐,敲了下去。
      他設想到,那面并不多大的銅鑼,居然會發出那樣洪亮巨大的響聲:它的聲音驟然響徹大廳,經久不息。隨即,滬市股票交易準時開始,大屏顯示出的第一只股票就是“伊力特”三個紅色的大字。
      剎那間,徐勇輝望著這三個通紅的大字,一股暖流直逼心頭。他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潮濕了,就努力抬起頭來,向大廳的高遠處看去。
      徐勇輝看到了“伊力特”更高更遠的未來,看到了伊力特人面向未來,再鑄華章的決心和信心,看到了阿塞拜江歷經干辛萬苦,將捧回的神馬奶倒進肖爾布拉克泉眼時,泉水涌起晶瑩浪花,流向四面八方的情形…… 他笑了。

    回到頂部

    国产免费拍拍视频在观看